管理與創意:眼鏡、眼睛與意識轉換


心理學家說:「我們對一件事的判斷,很在乎我們戴著什麼眼鏡。」 有時我們會說某人戴上了某種「有色眼鏡」, 這副「眼鏡」的意思, 大概是英語的Perspectives。 另一個說法是角度(Angles), 從不同「角度」去看同一件事情, 很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, 這是擴濶視野的方法。


著名提倡Lateral Thinking的創意大師Edward de Bono, 便寫了一本連迪士尼管理層也使用的書, 叫'Six Thinking Hats’。 用在開會時, 每個與會者可以想像自己戴上一種顏色的帽子, (有些公司真的弄了六種顏色的帽子來!^^) 每頂帽子則代表著某種情緒及思考方式, 戴上某種顏色的帽子, 便要令自己以這種方式思考眼前的問題, 例如: 「紅色思考帽:暗示著憤怒與情感。 紅色思考帽代表情緒上的感覺、直覺和預感。 現在你感覺這個怎麼樣? 但你不必刻意去證明你的感覺。」 然後用紅色所代表情緒和思考方式, 表達自己對某個會議議程的看法, 這樣會議便可以更有效率, 和不受個人當天情緒影響。



在月刊雜誌工作時, 每次開展新一期雜誌時, 都先會與下屬開一天創意會議, 那是全天都在Brain Storming下一期的封面主題, 及其他版面的內容。 然而沒有系統的brain storming其實是浪費時間在困獸鬬。 所以,當找到一個題目自己或有同事認為可行但又不確定時, 我便會使用「六頂帽子」方法, 感覺是很有成效的。 然而,初期要同事放下自己的情緒和既有思考方式, 去「轉念」, 是十分困難。 「六頂帽子」思考方法, 我感到是比「角度」高一層次的意識轉換, 因為它是加上了「情緒」。 然而,它跟Perspective的距離仍很遠。

在我來說, 一個人看事物的Perspective(中文翻譯為「觀點」其實不太準確), 主要組成有兩部份: 它們是隱藏在潛意識裡的: 1. 「社化」(Socialization) ; 2. 「基因」(Gene) 而某段時間的集體創傷(像香港這兩年的情況), 急劇的社化會形成某種「集體潛意識」, 像之前Agon提到人們想人去死變成合理的行為便是一例。 這是集體瘋狂, 所以都變成正常。

在我的觀察與思考裡, 我們看事物的Perspective, 也包含著我們的童年創傷, 與及由它所建立的自我防衛系統。 以我自己為例, 小時候多病不漂亮, 排在家裡中間所獲得的支援相對少, 便會依靠努力讀書和討好他人來保護自己, 獲取溫暖, 形成一種「共感人」(Empath)的性格 --- 敏感且界線不明確; 很喜歡與人相處, 同時卻需要大量時間和空間一個人獨自充電。

雖說小時候的潛意識一旦形成便很難改變, 但其實是可以透過提升「自我意識」, 來逐步修正的。 有好些方法能「提升自我意識」, 其中一種便是Meditation。 在過去兩年的「創傷療癒」之旅上, 我亦使用了其他方法, 即使有時在受創, 意識仍然會很清醒, 不會受情緒左右做出令自己後悔的錯誤決定。 希望稍後有機會跟大家分享。

#edwarddebono #sixthinkinghats #perspectives #angles #socialization #genes #selfawareness #meditation #altenativelifestyles #tlgliving #cynthiawong

Featured Posts